藍色飛如我手中的火柴梗上

我喜歡畫絕顛之角的陡崖,那崖波浪式的赤形身資崩出壹凸壹凹的性格,後來,我旋轉起手中那把藤制毛筆,筆尖處的水花星子粼粼而散,於空氣中往下落去,不壹會兒,它們便輕撫了地面,濕潤了有些幹熾的土壤,後來,這土壤的情誼憂郁了許多,墨水染漫深入,藍色了壹片。

有個名人畫出了個飛馬踏雁,我於峰頂也扭筆弄墨而起,也弄出了個飛花弄崖。

異然了!看,壹朵朵凝了紅墨的花兒從峰頂追逐似的往山下那片藍色開去,不久,便與藍色連成了壹片,猶如藍天下的小藍天裏紅色的煙花應接不暇的綻放,極至美麗。

夜了,很快。

火柴被我的右手指抽出,而後被我的左手指力擦燃,壹苗火照開了峰頂的壹片以及我的周身了。我想,夜,是黑色的墨水。於是,火光被黑色清晰得吞噬著,我雙手合十,不應聲,任憑它的顏色顯得淡莫,即使如此我也只是微笑。

天亮,漫長。

驚訝了,我的視線沿著崖邊壹落而下,卻怎見不得那些花兒了呢?只是那土壤的藍色依然原地著,僅剩壹朵花紅著藍色的憂郁。我開始誇張得揮舞起手中的筆,卻發現它輕了許多,眼溜回了,望了下手中的它,天,壹根火柴。只是壹個長夜的時間,畫家成了賣火柴的小孩,手握它,要火吞峰頂自己孤獨的身影。

命運有時候真的很難抵擋吧。忽然之間,山下的那片藍綠迎風飛起,如羽毛,隨性著。我呆呆的望著,手中的世界再也不是彩色,而是壹支被夜染成的單調的黑色了,而壹旦擦燃,自己將如稻草人壹樣,著裝火紅。

正如壹場戲裏頭主角不能輕易得被弄出劇外吧,那藍綠開始時是自己的傑作,最終還是自己的,雖然消淡了許多。

後來,藍色飛如我手中的火柴梗上,綠色揉圓成了火柴頭上的火焰開口,我握著他們揮舞了起來,看,空中劃出壹片片綠芽,紛紛趕往已喝春水的土壤裏吐蕊,開花,結果了。

結局總來於過程,而過程總會有個結局。所以,顏色雖然過濾了,成了藍綠,可那卻把最真留到了最後,留給了結局。

在烏雲遮日的天空下

每個人都有一副人生的藍圖,上面畫滿了夢想和希望。爲了圓這個夢,爲了把這張藍圖描繪得更加精彩,每個人都在奮力拼搏。揮汗如雨,遇到過困難,也受到過煎熬。生命中不缺少困難和坎坷,缺少的是一顆勇敢的心,人生路上,不缺少荊棘和懸崖絕壁,缺少的是一份淡然從容的面對,時刻准備和命運一較高低,勇敢的人駕馭命運,退縮的人,匍匐在命運的腳下,任由命運踩踏。

每個人都渴望一帆風順的人生,可有時候,命運會開一個調皮的玩笑,給你重磅一擊。打擊,在軟弱人的心裏,就是天塌地陷,在勇敢人的眼裏,就是生命的新開端,有人在一次次的打擊下變得萎靡不振·,頂著一副生命的軀殼,過著蝸牛的日子,或許生活沒有後顧之憂,一生也就在默默無聞中虛度了時光,糟蹋了年華。

勇敢的人,把一次次的打擊當作墊腳石,抱著從哪裏倒下去再從哪裏爬起來的決心,咬緊自己的牙關,把頭破血流的慘痛,化作崛起的力量,把鼻青臉腫的教訓,化作揚起的風帆。在烏雲遮日的天空下,栽下一棵棵希望的樹苗,讓一顆顆樹苗吸收風雨中的精華,把根牢牢的紮穩,當烏雲褪去,驕陽當頭時,這希望的樹苗已經茁壯的成長。

軒是個做小本生意的人,卻有一個偉大的夢想。幾年來,省吃儉用,事事節儉,終于攢夠了五十萬,看著一張張的存款單,軒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要用這五十萬,幹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讓自己的人生爬上一個新的台階。

洱海,是千裏群山中的一塊美玉

洱海和洋人街不在麗江,路過大理時,便邂逅了。

它們的名字很特別,有很濃的地邊氣息。

藍天把大理染成了一幅畫,洱海便是畫中不可缺少的那筆濃彩。站在岸邊,景色美得讓我不知所措“山則蒼籠疊翠,海則半月拖藍”

洱海,是千裏群山中的一塊美玉。

洋人街與洱海相鄰。青灰色的石板路上,那深深淺淺的腳印仿佛昨天才留下。一座座白族特有的房屋,在藍天下像一首首韻致的抒情詩,那一刻,正有白雲漫過。

歲月沈澱,能讓人産生時光的感動。

洱海正輕輕蕩漾,仿佛在講述時光深處那些與老街抹不開的往事。洋人街流動著人群,也流動著酒的沈香,心便跟著歡樂起來。

走進街角,與幾位朋友一起對飲。沒有寒暄,也沒有太多的禮節,酒杯一碰,把豪情灌進了洱海,也留給了這條街。

我不知道,百年前,洱海曾經爲誰蕩漾過;也猜不透,這條街繁華的時候,又是誰坐在這裏。

但我知道,民風深入了骨髓,即使時光逝去,靈魂也會在大街上流動。

的確,來大理不到三小時,卻烙下了一生的念想。

再見洱海,再見洋人街。

留一張影,恰似

你把我留下了,我也把你帶走了。

也許你已離開

從未懼怕過生命的短暫,卻是那麽害怕別離。站在離別的路口,那些如水的光陰,那些曾經的溫暖和相伴的感動,朦胧了眼眸,濕了心扉。

一直以爲人生如煙,或聚或散,或悲或喜,DR REBORN绝無呃人或得或失,終如雲煙飄散在流年裏。多少歡喜,多少憂傷,多少落寂,終會在指尖姗然而去 。那些走過,在心底留下微痕淡影,卻恍如花香,在歲月裏沈香靜然,悠遠綿長,舍不得遺忘。

一切都在昨天,一切都已走遠。

也許你已忘記,也許你已想不起。

曾經,你們,一群藍衣麗人在清晨穿行于這個古老的城鎮的大街小巷;傍晚,在下班的人流中,你們是這個城鎮最亮麗的一道風景;在寒冷的冬夜,當一切都沈寂下來,你們還在歸家的途中,那一天的勞累一路的疲乏沒能阻擋你們歸家的腳步,在那萬家燈火裏 ,總有一盞燈是爲你留著,在那柔和溫馨的燈光裏,有你們的至親至愛。

也許你不再年輕,也許你已新添了皺紋。

可在每一個清晨,走進廠區,那都是一張張熟悉的笑臉,手作教學也許不曾有過交集,也許從未說過一句話,可那洋溢著笑的臉,如沐春風,讓人心靜舒爽;如沐陽光 ,明媚溫暖,給人親切而溫馨。那張張笑臉裏,有你們的熱忱,有你們的驕傲,在每一個崗位,你們都傲然綻放著你們獨特的美麗。每一年的生産總額裏有你們的 豐功偉績,遞增的生産量裏有你們青春的證明,可能你的青春已經老去。曾經不悔走進這個車間,不悔我們做過好姐妹。

也許你已下崗,也許你已離開。

可在車間的每一個角落,有你們的足迹,有你們留下的汗水,有著你們的氣息,有著你們的味道,每一台機器,每一個零件。曾經像愛護珍寶一樣,給它保養,給它呵護,不曾想過在某一天會離它而去,不曾想過以後還有這一段離別的微涼。那些開心的難過的,無論假裝存在或不存在,他們終將 成爲回憶,可在我心裏卻永遠是最美的一片風景 ,美白產品永不離去。

當我們已經閱盡人間春色

  人生,飄渺若夢,但又不是夢,總是壹些回憶與痛苦讓妳難以忘記;人生,若植物,在茂盛中隱藏著枯萎,但又不是植物,總有壹些枯萎不是真正的失去活力。人生,像壹首歌,Medilase脫毛總是透著快樂與悲涼相互交織的旋律,卻又不總是旋律,有的時候會透露著切實的甜蜜。哎,妳說,人生像什麽呢?那人莞爾壹笑,仿佛那就是人生。
  當我們身強力壯,精力充沛的時候,那些偉業與大績就像另類的荷爾蒙壹樣強勁的流向我們的血液與大腦中。好吧,年輕的人啊,去奮鬥吧,去追求吧!當我們遇到了困難,頭破血流,狼狽至極,只為那壹點工資,只為了那壹個職位,只為那壹個榮譽,只為了心中的那壹份虛榮心。呵,那些春日悅人的花兒,還有那清新的草兒,都已經遠了,遠了。剩余的,只有那空洞的淒涼,還有那颯颯的秋風,連同那啼哭而遠走的鳥兒。 
  當我們已經閱盡人間春色,處於不惑之年的時候,Lumiere脫毛仿佛人生已經進入壹種平靜與靜謐的空間中。此時,再不能錯過那春日的繁花,夏日的溪流,秋日的靜美,還有那冬日的白雪了吧!呵,想到這裏,妳真是低估了人生的欲望之火了吧!年末,那些中年聚在壹起的時候,只有那些擁有了壹個聰明或者高智商的女兒或者兒子的中年人,才最會偷偷的竊喜和歡愉。人生,唉聲嘆息,對這些中年的人啊,可謂是失望之極。
  敘述至此,自己也有些迷惑了。人生到底要的是什麽呢?以往那不安分的心還有那如火壹樣燃燒的欲望,催促著自己在競爭的激流中時時刻刻都要某種功利性的目的而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如今卻都壹壹退卻了,成為平靜的小溪。在平靜的流淌與奔走中,壹路明凈,壹路暢快,新娘化粧班壹生幸福。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